图为遇袭学校地面上的一双拖鞋。

在记者接触到的案例当中,北京的李先生调取公司注册登记信息后发现,注册人身份证复印件上信息是自己的,却被替换成了别人的头像照片;另一位金女士因为名下的公司欠下巨额款项,而被限制坐飞机高铁,想证明自己是被冒名的,也只能坐上绿皮车前往广州;重庆的韩先生,称自己偶然发现名下有公司,前往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一查,欠款1800万元,成了老赖。